渡尽劫波,我们都挺好

2020-02-25 13:52:50 来源: 中国科技网-bob足彩 作者:

北医三院治愈的首位患者领到“毕业证书” 北医三院供图

黄倩 北医三院供图

白衣战士抗疫日记

“我们穿着厚厚的防护服在长长的走廊上一路小跑,我不知道究竟用了多长时间,但感觉这是我人生走过的最漫长的路。”

这是我走过最漫长的路

2月23日 武汉协和江南医院 晴

周童 苏州大学附属第二医院(核工业总医院)呼吸科副主任医师

已是子夜时分,病区一片安静,谁曾想到,这里刚刚上演过一场“生死时速”。

晚间十时左右接到病区电话,一患者状况不稳定,我是备班,当即出发。迅速赶到病区,了解患者病情。

患者,女性,58岁,既往有结缔组织疾病,长期口服免疫抑制剂,此次不幸罹患新冠肺炎,入院已有一周,但疗效欠佳。因其爱人与婆婆住在我们病区,为方便相互照顾,于昨日转至我们病区同一病房。但今日患者指脉氧呈进行性下降趋势,病情危重。

与值班医生及前来会诊的重症医师讨论后,当机立断决定转重症监护室进一步积极治疗,患者爱人也表示“一切听医生的”。

但新的问题摆在面前,从普通病房到重症监护室需要近10分钟,转运过程风险较大。我们原拟利用抢救车中的简易呼吸气囊保护患者转运,但患者脱离高流量吸氧后指脉氧一下就掉至60%左右。我们迅速调整方案决定当场行气管插管以保障通气,并再次向患者爱人交待病情,其表示理解并同意。

刻不容缓。推药,进喉镜、挑会厌、露声门,迅速插入气管导管,拔管芯,确定位置,固定,打气囊,接呼吸气囊,整个过程一气呵成,但这才是万里长征第一步,转运才是这次抢救的重头戏。

两人推床,一人捏皮球,进电梯,出电梯,我们穿着厚厚的防护服在长长的走廊上一路小跑,我不知道究竟用了多长时间,但感觉这是我人生走过的最漫长的路。

终于到了。“指脉氧多少?”我气喘吁吁地问,护目镜已是雾蒙蒙一片,根本看不清脉氧仪。“八十!”“赶快过床,接呼吸机!”不等喘口气,又进行下一步流程。“1、2、3,走!”“好,再来一次,调整下位置,1、2、3,走!”……

终于稳定了,我们也可以撤了。回到病房,和患者家属再次交待了一下,他眼里噙着泪水:“谢谢,谢谢!本来以为一家人这次可以在一起,没想到又是一次分离!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?”“会的!”我坚定地握了握他的手。

走出污染区,脱掉防护服,衣服已被汗水湿透,我瘫坐在椅子上,希望努力没有白费,愿他们夫妻能“渡尽劫波,相约春暖花开”。

“我相信生命有时很脆弱,有时也可以很顽强。只要希望在,生命就会像常春藤,只需一点点阳光,一点点土壤,就能在目之所及的地方顽强生长!”

有希望,生命就像常春藤

2月22日 武汉同济医院 晴

黄倩 国家援鄂医疗队队员、北医三院妇产科护士

清晨,暖暖的阳光透过窗户,照得病室亮堂堂。

坐着轮椅在窗户边晒太阳的老奶奶,追着TVB侦探剧的小伙子,即将出院的小姐姐和家人打电话报喜。和谐的画面中,一阵阵仪器声响把我拉回现实,这里依然是重症病房,在他们隔壁是一个又一个重症患者。

有用无创呼吸机辅助呼吸的阿姨,已经插上气管插管、用着复杂的药物维持生命体征的大叔。我们的使命仍在继续,每一秒都在与死神抢人!一套操作下来汗水顺着额头滴在护目镜里,一滴一滴清晰可见。

我相信生命有时很脆弱,有时也可以很顽强。只要希望在,生命就会像常春藤,一点点阳光,一点点土壤,就能在目之所及的地方顽强生长!

“今天是武汉封城第30天,也是我们医疗队来武汉的第28天。春花正盛开,未来定可期!”

春花正盛开,未来定可期

2月23日 武汉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 阴

程秦 国家援鄂医疗队队员、北医三院呼吸与危重医学科医生

截至目前,北医三院的国家援鄂医疗队累计参与3个病区的组建,收治病人约140例。

第一天走进病房,就有病人说道:“看到你们北京的大夫,顿时有了信心。”这不仅是信任,更是责任。语言障碍,病人对治疗方案不理解,还有队员们和新医院之间的磨合……我们克服了一个个困难。除了积极观察病情,也努力帮助病人心理疏导、尝试新型药物。

一名开始需要无创呼吸机的患者,在我们的鼓励下逐渐脱机、回到面罩吸氧。还有一例血色素仅3克、心梗、休克的重症患者,在入院1天内2次心脏骤停。我们积极复苏、输血、置入中心静脉、气管插管,联系专科医师的指导意见。

还记得刚来武汉时,有天晚上推开窗户,听到附近小区许多人在喊“武汉加油”。这里的人虽正饱受痛苦,但这座城市却蕴含着勃勃生机。

从新开病区时24小时内收治30名患者,到现在病区黑板上住院总人数在逐渐下降,我相信,在施行强有力的抗疫措施和积极治疗后,病例数一定会越来越少。

今天是武汉封城第30天,也是我们医疗队来武汉的第28天。春花正盛开,未来定可期!

“尽管战疫之路充满艰险,但在党和政府的关怀下,在社会各界的支持下,我们的工作防护和生活有了保障。”

抗疫苏大强,我们都挺好

2月21日 武汉市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(武汉协和江南医院) 雨转晴

周保纯 苏州大学附属第二医院(核工业总医院) 急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

早查房需要巡查整个病区的患者,每个患者的情况及医嘱修改都要记录下来。查到近一半患者的时候,一起的夏医生突然感觉不适,我们赶紧扶她坐下休息,她稍作休息后,便继续查房。

回到办公室后才得知,夏医生惊闻医院的同事好友彭医生昨晚去世的噩耗悲痛不已,查房时是强忍内心痛苦和不适坚持工作。我们的心情也很沉重。

我们为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场上牺牲的战友们惋惜默哀,也为仍然继续奋战在一线的战友祈祷和祝福。尽管战疫之路充满艰险,但在党和政府的关怀下,在社会各界的支持下,我们的工作防护和生活有了保障。在此也向默默坚守在岗的科室同事致以问候,正是由无数的医务人员的付出和坚守,才做到“抗疫苏大强,我们都挺好”。

“防护服是我的防弹衣,治疗盘是我的武器,我们将和病人一起抗击病魔,保卫人民生命健康。”

早日卸下“盔甲”,回家团圆

2月22日 武汉同济医院 晴

李小龙 国家援鄂医疗队队员、北医三院泌尿外科护士

2003年非典时,我还在上初二,学校放假,不用上学。父母因为工作原因不能回家,我没人看管,过了一段悠闲的生活,那时的我对疫情完全不了解。但随着年龄增长,才体会到疫情多么可怕。

如今新型冠状病毒肆虐祖国大地,作为一名护士,我已经站在抗击疫情一线。防护服是我的防弹衣,治疗盘是我的武器,我们将和病人一起抗击病魔,保卫人民生命健康。

期盼着我们能够早日战胜这病魔,卸下盔甲凯旋归家,我们所有人都能与家人团圆!

加载更多>>
责任编辑:何沛苁
青海重大事件应急响应降级,防控工作不...